“中国房价最低的城市”:100元/平,房子不如白菜珍贵

搜狐焦点德阳站 2019-07-24 12:25:41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提示:亲们,有什么观点和看法,欢迎在末尾评论区留言,参与是一种美德,表达是一种进步。很多读者都养了成点赞的习惯,如果写得好,望大家阅读后,在右下边“在看”处点个赞 ,以示鼓励! 来源:时代周报(ID:timeweekly) 作者:贾敏 杨淑婷 曾经春风不度玉门关,如今买房不到玉门关。 在这里,1万一

提示:亲们,有什么观点和看法,欢迎在末尾评论区留言,参与是一种美德,表达是一种进步。很多读者都养了成点赞的习惯,如果写得好,望大家阅读后,在右下边“在看”处点个赞

,以示鼓励!

来源:时代周报(ID:timeweekly)

作者:贾敏 杨淑婷

曾经春风不度玉门关,如今买房不到玉门关。

在这里,1万一套的房子不是梦,几千块钱买70平米的房子,也不是不可能。房子的珍贵程度还不如白菜。这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?

网红没落城市——甘肃省玉门市旧城。曾经是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城市,因油而兴,也因油而废。在人口急剧外流的同时,当地的房子,已经失去使用功能,成了真正的钢筋水泥。

无人居住的老房子,夹在南边的雪山,和北边的炼油基地之间,成了难以处理的遗产。

01

一平米100块钱,房子不如白菜珍贵

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,全国房价一路高歌猛进,而位于西部的玉门则冷冷清清,房价非但没涨,甚至还不断下跌,以至于当地老百姓调侃道“玉门是中国房价最低的城市”。

现在,这里的房价之低,突破人们的想象。70平米的房子,1万一套,甚至还有讲价余地。

这不是个别案例。在一些房屋买卖软件上搜索到,差不多面积的房子,不少都在一两万元。按照70平米的面积计算,房价最低不过每平方米100元,最高也只有每平方米五六百元。

当地老城区的房子,正面临着尴尬的处境。无论出租还是出售,价格怎么确定,并没有统一可参照的标准。有人说卖房子不看面积,论套出售。此前媒体曾报道,当地一套90平米的房屋报价是6.5万元,当记者询问时,业主称,“可以降一些,4万5也行,要是付全款,3万就可拿走,给1万元也不是不可以,老房子了,周边也没人住了,房价怎么定,完全看心情。

这种情况由来已久。

2005年左右开始,玉门的房子就已经与中国的房地产黄金时期脱节。

当地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,当时稍微好一点的位置,90多平米,一整套的房子,也就是八千到一万之间的价格”。折算下来,当时玉门的房价仅为100-500元/平方米。”

彼时作为一线城市的上海,2005年1月23日,上海新建商品房交易备案信息显示,当日成交套数614,均价9298元/平方米;截至当日,内环线已售均价13778.16元/平方米。

到了2019年,上海的房价早已今非昔比。据上海中原地产数据显示,7月第一周,上海楼市均价为54935元/平方米,环比上涨5.1%。与之形成对比的,是玉门的房价十多年未曾变化,甚至连年下跌。

即便房子已成了白菜价,这里的房子依旧难以卖出。原因在于老城区的房子早已连商品属性都没有,更别说投资作用。

02

油田搬迁,人口外流,空房越来越多

现在的玉门旧城,的确有些“郁闷”,因为它几乎已是一座废城。

2003年,玉门市政府搬迁到海拔更低的平原地带——玉门镇,市政府与玉门油田的搬离,导致玉门老城区的人口迅速流失。人去楼空后,老城区迅速坍缩为一座衰败之城,成为一个单纯的工作场所。

如今,它的老城区内,人口只有2万余人,居民区内,已没有往日的繁荣热闹。

在玉门旧城内的南坪,成排的楼房依旧矗立,不同的是,玻璃碎裂,无人居住。街上也无行人,只有杂草丛生。

2003年,玉门市政府搬迁到海拔更低的平原地带——玉门镇,此时,玉门油田的产业重心也有了转移。其于1998年勘探发现的青西油田开始了大规模的开发,酒东油田也有了新的勘探突破。

玉门新市区交通更加方便。紧邻兰新铁路,已经通了高铁,高速公路和国道也畅通。与之相比,老市区必须走出20多公里,才能到达312国道。

新的油田,环境更好交通更方便的新城区,吸引着曾经的玉门市民离开这里。并且,搬走的人,“酒泉的新房子由企业补贴一半,剩下自己掏一半”。

而老的城区,则在人口流失的过程中,逐渐废弃。

在中石油的支持下,2005年,玉门油田的总部和生活区正式迁址酒泉市肃州区。此后,玉门常住人口从高峰期的13.5万人下降到1.5万人。

但历史上的玉门,有过属于自己的荣耀年代,那时,玉门是中国的石油中心。

中国第一口石油井所在地,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城市,这些称号是玉门过去的光荣。

解放前十年,玉门油田累计生产原油52万吨,占当时全国石油产量的95%以上。1957年,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玉门建成。三年后,王进喜从玉门油田北上松辽平原,成为全国闻名的铁人。

随着石油工业的兴起,这里逐渐演变成一座朝气蓬勃的城市。但现在,这里早已不是中国石油产业的中心。

这样的景象,在黑龙江的煤炭产地鹤岗也曾出现。几百元的白菜价房子,0月租的出租房,与玉门如出一辙。

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“收缩型城市”。

03

资源枯竭的“废城”

玉门毫无疑问是一座“石油之城”,且很长一段时间内单一依赖石油。

玉门市公布的财政数据显示,石油及炼化产业贡献了玉门市国民经济增长的70%以上,该市财政收入中也有60%以上来自石油及相关产业。

“一油独大”的产业机构无疑是畸形的,但它却已经深深植入玉门市经济发展的基因中。整座玉门市,几乎所有的运转都是围绕着油田来进行。

更严重的是,这种畸形发展,给玉门埋下巨大隐患。石油资源一旦枯竭,将会使玉门市的经济发展面临困难。

玉门石油管理局在一份公开资料中提到,玉门油田经过近70年的开采和发展,到21世纪初的原油产量艰难地维持在每年40万吨。老油田已进入枯竭性开采阶段,剩余可采储量仅400多万吨,且剩余可动用储量品位低,可采难度日益加大,产量逐年下降,经济效益逐年下滑。也就是说,玉门油田已经接近于资源枯竭。

石油资源的枯竭,使得玉门逐渐失去赖以生存的基础,陷入“资源的诅咒”。

“资源的诅咒”,指的是当一个地区的自然资源特别丰富的时候,地方经济便会对资源产生严重依赖,进而阻碍创新能力。当东部南部城市都在大力发展科技金融等服务产业时,曾经能源资源丰富的城市,依旧在吃能源的老本,错过了产业转型的良机。

2009年,当时国务院公布了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,甘肃的玉门位列其中。甘肃省发展和改革委员提交的《关于申请将玉门市列入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请示》中说明:“玉门油田成为目前全国开发最早、海拔最高、开采难度最大、企业规模最小、发展苦难最多的企业,也形成了玉门地方发展中的巨大困难和问题。”

2011年,黑龙江鹤岗成为第三批资源枯竭型城市之一。

正是因为石油或煤炭资源渐趋枯竭,在新世纪初,鹤岗和玉门都成为因资源枯竭而废的典型。

在城市化进程迅速的当下,越来越多的大城市放开了落户限制,久而久之,户口本上的籍贯,成了回不去的故乡。而目前全国共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,还有118个资源型城市。它们面临的前景,或许也不容乐观。

在一些老房子的墙壁上,有人写下“玉门,你去哪儿了”的字样。

这样的问题,或许还会在其他的城市出现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